<pre id="jfhjj"></pre><noframes id="jfhjj">
      <pre id="jfhjj"></pre>
      <ruby id="jfhjj"><strike id="jfhjj"><b id="jfhjj"></b></strike></ruby>

          首頁> 報告> 文稿> 社會> 正文

          尹德挺|譜寫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北京篇章:實現今后五年奮斗目標的路徑

          北京市第十三次黨代會報告用了大量篇幅闡述實現今后五年奮斗目標的路徑,我認為可以將其概括為“8+1”。“8”主要包括:牢牢把握首都城市戰略定位,主動服務和融入新發展格局,緊緊抓住疏解非首都功能這個“牛鼻子”,認真踐行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持續推動綠色發展,積極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科學把握超大城市治理規律,統籌發展和安全。“1”主要是:全面加強黨對全市各項工作領導,堅定不移推進全面從嚴治黨。通過“舍”與“得”、“減”與“增”、“治”與“調”、“核”與“翼”四個方面,進一步處理好“都”與“城”的關系。

          一、“舍”與“得”

          北京有800多年建都史、3000多年建城史。在遼金之前,北京的定位是重要的軍事要塞;遼金時期,北京是游牧民族建立的區域政權的政治中心;在元代至清代時期,北京延續了政治中心的定位。上世紀50年代開始,在黨中央領導下開展了大規模的首都建設,建成了“十大建筑”、地鐵1號線、首鋼、密云水庫等一批重大工程,目的是提升首都城市形象和經濟發展水平,展示年輕共和國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上世紀90年代,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大潮中,北京市委提出發展以知識經濟為方向、以高新技術產業為核心的首都經濟,推動經濟轉型升級,構建以服務業為主導的產業結構,目的是探索適合首都特點的經濟發展之路。2012年,我們進入新時代的首都發展階段。

          (一)為什么要“堅持以新時代首都發展為統領”

          北京因“都”而立,因“都”而興,最大市情就在于是首都。因此,理解好“堅持以新時代首都發展為統領”,非常關鍵。各級領導干部要重點把握四個方面:一是立足首都城市戰略定位,全力推動首都發展,是北京發展的“綱”和“魂”;二是大力加強“四個中心”功能建設、提高“四個服務”水平;三是要更加自覺地站在黨和國家事業全局的高度來想問題、作決策、辦事情,更好服務黨和國家工作大局;四是要錨定率先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這個目標不放松,把首善標準融入首都發展的各領域和全過程。

          (二)報告對“四個中心”功能建設提出了明確要求

          在《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5年)》的基礎上,北京市第十三次黨代會報告對“四個中心”功能建設提出了明確要求。

          第一,全國政治中心。全力做好政治中心服務保障。進一步降低人口、建筑、商業、旅游“四個密度”;系統提升國家主場外交和重大國事活動服務保障水平;不斷提高“四個服務”水平等。在首都工作中,要突出政治中心、突出人民群眾。

          第二,全國文化中心。圍繞“一核一城三帶兩區”總體框架,深化全國文化中心建設。“一核”,指的是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建設社會主義先進文化之都;“一城”即加強歷史文化名城保護;“三帶”即推動大運河文化的文化帶、長城文化帶、西山永定河文化帶保護和建設;“兩區”即推動建設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示范區和文化產業發展引領區。

          第三,國際交往中心。《北京市“十四五”時期加強國際交往中心功能建設規劃》提出持續優化“一核、兩軸、多板塊”空間格局。在國際交往中心功能建設上,有三個方面需要我們給予更多關注:一是精心打造服務國際交往的會客廳;二是積極拓展承載國際交往的新空間;三是深化對外交流合作。一方面要加強設施建設,包括扎實推進雁棲湖國際會都擴容提升,完善城市副中心、南部地區等區域國際交往服務功能,規劃建設國際組織集聚區;另一方面要加強能力建設,包括“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亞洲文明對話大會、世界園藝博覽會等。通過這些國際交往,來加強國際交往中心功能建設。

          第四,科技創新中心。報告指出,要開展“卡脖子”關鍵核心技術、顛覆性技術攻關。打好高端芯片、基本算法等核心技術攻堅戰。強化科技成果轉化應用,激發創新主體活力,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營造一流創新創業生態。

          二、“減”與“增”

          (一)“減”:通過遏制“攤大餅”式發展、核心區人口減少、城鄉建設用地減量,推動首都的高質量發展

          報告強調,要主動服務和融入新發展格局,大力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這部分主要講怎樣保證增長的質量,通過遏制“攤大餅”式發展、核心區人口減少、城鄉建設用地減量,推動首都的高質量發展。在這些方面,北京為全國起到表率作用,成為全國第一個減量發展的超大城市。

          為了疏解非首都功能,五年來,北京持續打好疏解整治促提升“組合拳”。未來五年,北京還要深入開展疏解整治促提升專項行動。主要可以歸納為四個方面:一是疏解類任務,二是治理類任務,三是提升類任務,四是重點區域治理提升。“十四五”期間,做好提升類任務是我們工作的一個重要抓手,要在功能、環境、品質、獲得感等方面持續提升。

          北京作為全國第一個減量發展的超大城市,從城市規劃的角度來講,有兩個重要因素:一是人口,二是土地。那么,北京是通過什么方法實現減量發展的?

          1

          (圖片來源:尹德挺等著,《從區劃到圈層——國際視野下的京津冀人口發展》,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21年7月。)

          從人口數據看。將《北京統計年鑒2020》中2019年常住人口數據與《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5年)》、各區“十四五”規劃綱要中對2035年常住人口總量要求進行比較,可以看出,與2019年相比,到2035年中心城區的常住人口總量都有所減少;延慶區、平谷區、密云區、門頭溝區、懷柔區的常住人口數量略微增加,其中懷柔區增長幅度較大,將增加11.8萬人,我認為這是懷柔科學城給整個區域帶來的影響;從昌平區、房山區、順義區、大興區來看,增長幅度最大的是大興區,將增加常住人口48.8萬人,我認為這是大興國際機場在其中起到的重要影響。北京市第十三次黨代會報告也提出,要打造一流國際航空“雙樞紐”。

          2

          (圖片來源:尹德挺等著,《從區劃到圈層——國際視野下的京津冀人口發展》,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21年7月。)

          從土地數據來看。通過數據對比可見,2016年到2035年,首都功能核心區城鄉建設用地規模沒有變化;除延慶區到2035年城鄉建設用地規模增加0.2%以外,其他區(首都功能核心區除外)都是負增長,也就是城鄉建設用地要減量提質。北京成為全國第一個減量發展的超大城市,很重要的一點就是通過城鄉建設用地的減量,倒逼經濟發展方式轉型。

          (二)“增”:通過“五新”穩定經濟基本盤

          為穩定經濟發展基本盤,北京提出要堅持以數字經濟為先導,深入實施新基建、新場景、新消費、新開放、新服務“五新”政策,進一步激發北京的經濟活力和動力。

          報告提出要“打造全球數字經濟標桿城市”。那么,北京要如何打造全球數字經濟標桿城市?其一,突出“數字”驅動。要把數據作為核心生產要素。在數字經濟時代,數據已經成為重要生產要素之一。其二,突出“全球”爭先。要堅持全球化視野和高水平開放,努力爭取在全球數字經濟的競爭中處于領先位置。其三,突出“標桿”引領。北京是數字經濟的藍海,建設全球數字經濟標桿城市必須要有標桿企業。未來,要加強四類標桿企業的建設:技術創新型、數字賦能型、平臺服務型、場景應用型。其四,突出“城市”孵化。把北京超大城市整體作為一個超級孵化平臺,加快構建數字社會生態。

          三、“治”與“調”

          (一)治理

          《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5年)》中關于治理問題談了兩個方面:一是遏制城市攤大餅式發展,二是從精治、共治、法治、創新體制機制入手。

          那么,如何在精治共治法治上理解城市治理?2021年4月,《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加強基層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意見》發布,其中講到超大城市治理的五個重要方面。一是完善黨全面領導基層治理制度。二是加強基層政權治理能力建設。三是健全基層群眾自治制度。四是推進基層法治和德治建設。五是加強基層智慧治理能力建設。報告也強調了這一問題,提出“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

          北京,作為擁有2000多萬人口的超大城市,怎樣實現以市民訴求驅動超大城市治理?對此,北京通過實踐探索出了一條有效機制——接訴即辦。從“吹哨報到”到“接訴即辦”,再到“未訴先辦”,最后形成主動治理,通過接訴即辦“每月一題”,聚焦12345市民熱線反映的高頻共性難點問題,每月圍繞1個主題、選取2-3個具體民生問題,明確一個市級部門牽頭負主責,相關單位協同配合,制定切實可行的方案,定好時間表、路線圖,扎實辦好一批實實在在的民生實事。這也是通過大數據支撐,更好地實踐智治的典型。

          北京非常關注“七有”“五性”,注重運用數據發現高頻共性問題,找到“未訴先辦”主動治理的路徑。比如,在“七有”中,關于勞有所得方面,很多人反映拖欠工資問題,相關部門就要聚焦這個問題出臺相關政策;在“五性”中,關于多樣性方面,很多電話數據反映網絡購物的質量問題,這些數據都值得我們關注。怎樣圍繞“七有”要求和市民“五性”需求,更好地滿足老百姓需求,這是未來我們努力奮斗的方向。

          (二)調理

          2021年8月發布的《北京市城市更新行動計劃(2021-2025年)》,明確提出在六類地區進行城市更新,包括首都功能核心區平房(院落)申請式退租和保護性修繕、恢復性修建,老舊小區改造,危舊樓房改建和簡易樓騰退改造,老舊樓宇與傳統商圈改造升級,低效產業園區“騰籠換鳥”和老舊廠房更新改造,城鎮棚戶區改造。我們要著力解決用好社會資本、社會力量促進城市更新等方面問題。

          四、“核”與“翼”

          報告提出了一個重要內容——“積極構建現代化首都都市圈”。都市圈是介于城市和城市群之間的一個概念,它的空間范圍比城市群要小,比城市要大。

          3 

          (圖片來源:《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5年)》京津冀區域空間格局示意圖)

          在現代化首都都市圈建設過程中,要重點關注三個圈:通勤圈、功能圈、產業圈。其一,通勤圈,為北京向外50公里,覆蓋燕郊、大廠、香河、涿州、固安、武清等環京地區;其二,功能圈,為北京向外100公里,輻射到雄安新區和天津;其三,產業圈,為北京向外150公里,延伸到河北保定、張家口、承德、唐山、滄州等城市。以滄州為例,在非首都功能疏解過程中,北京生物醫藥以及部分汽車產業疏解到滄州非常成功。從北京到滄州的高鐵不到1小時,便捷的交通就好似重要的“骨架”,為現代化首都都市圈建設提供了重要支撐。未來,要在“一核、雙城、三軸、四區、多節點”的空間布局下,更好地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發揮好“1+1>2”的作用。

          (作者系中共北京市委黨校(北京行政學院)社會學教研部主任尹德挺)

          責任編輯:張一博校對:劉宇同最后修改:
          事業單位事業單位標識證書 京公網安備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1556號
          一下一下顶到嗓子眼

              <pre id="jfhjj"></pre><noframes id="jfhjj">
              <pre id="jfhjj"></pre>
              <ruby id="jfhjj"><strike id="jfhjj"><b id="jfhjj"></b></strike></ruby>